westhillheavyindustry

主要从事新番动画的同人活动,请多指教><

【出胜】Awakening (下)

*这篇换成了小胜视角,没什么色色的描写了><

*今天拼了老命才写完的【【【对,就是刚刚才写完的,从晚上七点一直干到现在嗯……对错别字之类的比较严格的太太可以等到明天晚点的校正版。

*其实对这篇的走向还是有些不安的,如果能留下您的评论那就再好不过了。另外想看怎样的paro也可以留言给我,我写的比较慢不过还是会努力的=v=请多指教!

*最后,食用愉快!><





1

 

臭久总是让我很烦躁。

乱糟糟的头发,脸颊上的雀斑,优柔寡断、爱管闲事的性格,还有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奇怪自信……臭久的一切,一切都让我感到无比的烦躁。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个什么都不会的臭书呆子到底是怎么通过雄英入学考试的,也不知道他那个乱来的一塌糊涂的超强个性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只知道这个本来早就应该被我远远甩开的无个性的废物现在却好好地坐在我的身后,不断地不断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晃得我都要抓狂了!

 

更让我抓狂的是,我对臭久根本毫无办法。

 

“去死吧!”即使说了类似的话那家伙也只会摆出一副丧家犬似的表情,弄坏了他心爱的笔记他也只会吞吞吐吐,憋个半天也憋不出句话来。这个家伙,被欺负了也不会反抗,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也不敢吱声,被人打了估计也不会还手的吧?

喂,我说啊……

 

——你这样也算是个男人吗?

 

看我不爽的话,跟我打一架啊?不甘心被别人欺负的话,大声的反抗啊?被骂了就骂回去,被打了就打回去啊!?

给我生气啊!发火啊!抓狂啊!破坏啊!

用自己的力量消灭一切不平等的事,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啊!

 

然而臭久什么都不会做。

什——么,都不会做。

所以我才讨厌这个人。

 

 

讨厌绿谷出久。

 

 

 

“喂喂,绿谷又在看你啊。”做热身运动的时候,切岛一边帮我压腿一边不怀好意地小声八卦到:“你们感情真是越来越好了啊。”

臭久?

我回头瞥了臭久一眼,结果却刚好撞上了臭久的目光。臭久像是受了惊一样不自然地立刻撇过头,我则用力地瞪了他的后脑勺一眼。

“再乱说话我就宰了你。”

被我威胁的切岛丝毫不在乎的爽朗的笑笑,继续扯起了无关的话题。

 

我一边继续做热身一边注意着臭久的方向,在他又看过来的时候用力地做了个切开脖子的动作。臭久像是小动物一样急忙扭开视线,有些僵硬地做起了自己的拉伸来。

 

 

不知道为什么……臭久最近老是盯着我。

是什么新的花招吗?我不是很清楚,但总觉得应该防着点。

 

 

不过真的,我最近总是觉得出久在看我,背后总是有那种让人不爽的、粘腻的感觉。不仅是上课的时候,还有下课的时候、换衣服的时候……他在我身后的时候不怎么清楚,当他在我前方的时候我偶尔就会撞见臭久转头过来,急急忙忙又或者小心翼翼地看我一眼的场景。

……我的身上有什么吗?我的脸很奇怪吗?

每次都这么觉得,但是每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正是这样,臭久的目光才更让我感觉不爽。

 

可恶!

到底是在看什么啊!?

臭久到底在,看些什么啊?

 

真不愧是臭久,弄得我更加多余的不爽了起来。

 

 

准备回家的时候,在校门口遇上了轰。他好像是去参观了社团的样子,所以这个时候才在校门碰上我。

“哟。”他朝我打了个招呼。

“……哦。”应了一声刚想走的时候,那个混蛋突然叫住了我。

“之后有事吗?”

“嘛……倒是没有。”我抓了抓头发,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最近,妈妈的生日快到了。我不知道买什么送给她比较好。能陪我去看看吗?商业街。”

……啊,轰他妈妈的事情啊。

之前听说过的,那个。

不过这样的话就不怎么好拒绝了啊。毕竟……那种事什么的。

“……就这一次啊。”我啧了下舌,先一步在前面走了起来。轰在我后面默默地跟着,不怎么说话。

 

“话说为什么是我啊。”走得有些无聊了,我就问轰,“我应该不是你的第一选择吧。”

“只是碰巧遇到你罢了。”轰说,“如果碰到了绿谷或者是饭田之类的,也会拜托他们。”

“切,又是臭久。”我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半天才继续问道,“话说啊,你和臭久关系很好吧。”

“比起这种事,”他说,“……绿谷好像特别在乎你的样子。”

“……哈?”我停下来,转过头看着他。轰径直越过我,走到我的前面,不知不觉竟然变成我跟在他的后面了。“在乎?我?臭久他?哈……!?怎么可能啊!话说两个男人之间在乎什么的,不觉得很恶心吗?”

“会吗?”轰有些不解的偏了偏头,问我,“你难道是喜欢女生的吗?”

“你这是什么狗屁问题啊!?我不喜欢女生难道还喜欢你!?”

“不知道啊。”

“别这么一脸正经的误解别人的讽刺啊!”跟这家伙说话还真是头大啊!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不过我只是这么觉得的。”轰沉默了半天,才继续说道,“你在绿谷的眼里,大概很特殊吧。”

“因为我们从小就认识吧?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了。”

“不是那种,”他思考了一会儿,接着继续说道,“有点类似于峰田看到女人的那种感觉,但好像又有点不一样。”

“……什么意思?”我停下来,情不自禁地攥紧了拳头,“你是说,臭久他把我当女人?”

“不,”他也停下来,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我觉得他是把你当恋人。”

 

 

什么东西。

……什么狗屁东西。

恋人?

臭久把我当恋人?

哈……!?

 

“你脑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到底在瞎说什么啊,你这个混蛋!”我感觉我的脑袋已经当机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恋人什么的,太恶心了!两个男人……两个男人什么的,怎么可能啊!你到底有没有常识啊!?而且我和臭久……我和臭久!?”我冷笑了两声,然后转过身去,迈开步子就往家里走。

没走两步就跑了起来,几乎是落荒而逃一样用力地朝着家的方向跑了起来。

 

 

我最讨厌臭久了。

我最讨厌,最讨厌臭久了……

我最讨厌臭久了才对,我……

 

我用力地将书包扔在地上,接着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瘫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还真是讽刺啊。

竟然,不小心听到了。这种。

站在街角的绿谷出久往回退了一步,退进了街角的阴影里面。刚刚买的、已经差不多完全融化了的冰淇淋顺着蛋筒和他的手指慢慢地、一滴一滴地落在了地上。

 

 

2

 

 

 

昨晚想了很多没用的事情,睡得昏昏沉沉的。出门的时候感觉有点困。

我到教室的时候出久正跟那个重力什么的那个女人在过道中站着,很起劲地说着些什么。两个人都很开心的样子,手舞足蹈的。

“喂,让开啊,臭久。挡着……”

“啊,抱歉!”我的话还没说完,臭久就先一步伸手揽了一下那个女人的胳膊,让她给我让出些空来。他接着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和她聊起来了。

 

 

……这两个人。

这两个人在交往吗?

这两个人……不会在交往吧?

 

一想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些窝火,脑内不断重复播放起他刚刚伸手的画面来。

臭久,伸手,碰了一下那个家伙的,手。

不会吧。

说实在的……不会吧?

这家伙……那么没用的臭久,谈恋爱,了吗?

 

 

 

 

 

……而且还瞒着我!?

我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但是却没法,却不能表达出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一样,难受。上不去又下不来,难受的要命。

我也说不清这是一种出自于什么感情的什么感觉,就是觉得……

觉得难过。

 

 

心里难过。

 

 

 

 

接下来我渐渐的发现……渐渐地发现臭久这家伙好像一直在躲着我。

这家伙,远远地看到我就会绕路躲开,回家还特地绕远路、特意的想要避开我。明明平时老跟我坐一班电车的,最近却老是赶着上一班电车提前到校,连他妈让他送东西过来都要特地挑我妈在的时候。

……开什么,开什么玩笑啊!

还有上次,上上次,上课的时候不小心跟他撞到了的时候,就算不是他的错这家伙也是立刻道歉,根本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迅速地结束话题,一副很想逃的样子……

 

你这家伙,现在倒知道要逃了吗!?早干嘛去了啊!?

 

最开始的时候干脆就不要考雄英,离我远远地不就好了吗!?现在……现在反而在我眼前给我找不爽……

呵,哈哈哈哈……

还真是会惹怒我啊……臭久!

初中那时候的那种不爽的感觉突然复苏了,我感觉自己真是迫不及待……迫不及待想要狠狠地那家伙点颜色看看了。

 

越是意识到那家伙在躲着我,我就越要出现在他眼前。

我开始故意找他说话,故意在他下课的时候一直跟着他,故意在上课的时候举手要求跟他一起一对一。

臭久越是讨厌的事,我越要做。我越是讨厌臭久,我就越是要让臭久感觉到我的讨厌。

 

这是报复……是啊,这是报复!

这是针对臭久的报复。

针对臭久这么让人讨厌的,报复。

 

 

“已经……已经够了吧!”

放学之后故意待到人都走光了的时候,臭久突然抬高了声音。他“唰”地站起来,有些生气地瞪着坐在桌子上看着他的我。

“……哈?”我冷笑了一声,扯了个笑容出来,“你在说什么啊,臭书呆子。大点声啊?”

“我说,已经够了吧!?最近……”出乎我意料的,臭久竟然真的抬高了声音,冲着我大声吼了起来,“为什么最近非要一直跟着我啊!?我一点,一点都不想见到小胜啊!”

……什么意思。

我感觉自己的笑容僵在脸上,心脏突然,突然像坠入冰窟了一样,瞬间变得冰冷。

不想,见到我……吗。

……为什么说的谁想见你似的啊!?也给我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吧!

“你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吧!?”我感觉我自己的声音好像隔了好几层纸,耳边嗡嗡直响,“可恶……明明只是个臭书呆子而已,少给我得意忘形啊!”

“小胜你什么都不知道……小胜你什么都不懂!”

 

不懂?

我不懂……?

 

“我什么都不懂?”我笑了一下,然后更用力地笑了起来,“你才是什么都不懂的那个啊!丝毫不顾忌别人,只知道自己的人,没有资格说别人!”

“……什么意思啊。”臭久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一样地瞪着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丝毫不顾忌别人啊?什么叫只顾自己啊?所以小胜的意思是说,你很在意别人的想法吗?你有在意过我的想法吗?你有好好听过我说话吗!?你总是这样,小胜你总是这样!”

“闭嘴,闭嘴,闭嘴……!我才不想知道你的想法啊!臭久想的什么,我根本一点都不在乎啊!现在不会在乎,以后也不会在乎,永远都不会在乎啊!所以闭嘴!!你根本就不够格跟我说话!不许再小胜小胜地叫了!那个还能容忍你的小胜早就已经哪里都不在了……!!小胜什么的,真的恶心透了——!!我最讨厌……”

“小胜!”

“我最讨厌你了——!!!”

 

“小胜、……!”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臭久已经朝我的方向扑过来了。我被他扑的向后仰倒过去,身体撞开了后面的桌子摔在了地上。像是真的生气了的臭久扑过来压在我身上,攥住我的领子,接着另一只手攥成拳头,高高地举了起来。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抬手反射性的自卫了起来。

然而我等了半天,他的拳头始终都没有落下来。

 

而当我慢慢地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感到好像有什么液体,落在了我的脸上。

……眼泪。

那是……臭久的,眼泪。

 

臭久坐在我的肚子上面、压住我。他的左手拽着我的领子,右手还用力地攥着,同时用力地咬着唇,慢慢地、不断地留着眼泪。

落日的余晖照进教室,照在臭久的背上,落在他的发梢上,让他看起来那么熟悉,同时又那么那么的陌生。

这个时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种奇怪的感觉。

……我所不熟悉的感觉。

 

 

“小胜……”他松开我的领子,接着用手背抹了一把脸,半天才继续说道,“……没事吧。撞到头就,不好了……”

 

 

我没有任何表情的仰视着他,没法动,也没法说话。

他的眼泪滴进我的眼眶里面,再顺着我的眼角滴落下去。

 

 

3

 

我们接吻了。

臭久的嘴唇凑过来,压在我的嘴唇上面。然后慢慢地呼吸着,轻轻地用舌头舔了舔我的下唇。我也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舌尖,然后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吮起了他的下唇。

臭久慢慢地回应着,温热又潮湿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

 

之后我们做了,疯狂的事情。

 

整个过程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单纯的解开衣服,然后做爱,然后穿上衣服。我们在教室里抱着坐了一会儿,然后收拾东西,走上回家的路。

臭久执意地抓着我的手,一直抓着。走去车站的路上,还有电车,然后回家的路上,然后一直一直跟到我家楼下,非要看着我进门。

我进门,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看着楼下,发现臭久还在楼下站着。

看到我的臭久挥了挥手,但却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就站在那里看着他。

他也看着我,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过了好一会儿,天都开始黑了的时候,他才终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回摁起了键盘来。

 

 

 

我一直觉得臭久讨厌我,应该跟我讨厌臭久一样多。

从最开始的时候开始,我们就是互相讨厌着的也说不定。

但是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什么的,可能不只是互相讨厌这么简单。

可能还有些其他什么东西吧。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来了消息。

臭久的。

“我没跟丽日同学交往。”他这么写道。

“我知道。”我这么回他。

“而且我……大概,很喜欢,很喜欢小胜。真的。超级喜欢。”

我有点抬不起头来,同时觉得脸颊有些发热。

“我知道。”我又这样回到。

半天再没收到臭久的回信,于是我想了想,又回了一条消息:“……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那些恶心的话,之类的。”

 

楼下的臭久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又低头摆弄起了手机来了。

没多久,我的手机提示音又响了。

一看,果然又是臭久的消息。

他的消息很简单,只有三个字。

 

 

 

 

 

“我知道。”

 

 

 

END


评论(10)
热度(216)

© westhillheavyindust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