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hillheavyindustry

主要从事新番动画的同人活动,请多指教><

【出胜/微轰爆】Awakening (上)

*出久对小胜性的觉醒【【【【

*加了很多我喜欢的东西,嘻嘻【【喂XD

*基本是一个小胜厨


因为某些不可描述的部分,全文P站

(挂了,现在没源……)


以下和谐删节版

1

 

 

【不可描述的部分】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半晌才意识到我刚刚……好像做梦了。

下半身传来的、奇异的粘腻感这才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会吧……不,不会吧……

不会的吧!?

我竟然做了那种梦,而且那种梦的对象竟然是……小胜!?

会被杀的,我……一定会被杀的……

“呜啊……真是,糟透了……”

我抓过一旁的抱枕用力地摁在脸上,突然希望自己干脆死了算了。

 

 

话说我到底为什么会做那种梦啊。

 

明明我心中也很讨厌小胜……才对。

话,话说至少也应该是个女生啊!为什么我的第一次春梦的对象是小胜啊!小胜也……一点都不可爱。不但不可爱,而且还很暴躁、根本不听我说话,还很讨厌我。

明明是青梅竹马……什么的,但是他却一点都没把我放在眼里。不,其实非要说的话,那个人还是把我放在眼里的。然而却是极端的鄙视,好像我天生就应该什么都不如他似的。

虽然小胜是很厉害啦!个性又华丽又强,战斗又很有天分,但是……

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会梦到跟他做爱啊……

到底为什么啊……

 

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走进电车,默默地抓好扶手。电车门发出哔哔声的同时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胜就抓紧最后几秒冲了进来。

小胜……!我刚想打个招呼,却稍微迟疑了几秒。

小胜好像也注意到我了一样,脸色顿时变得加倍的凶恶了起来。我急忙将视线移开,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小胜却干脆转过头去,戴上了耳机。

“切,臭久……”我好像听到他小声地嘟囔着什么。

 

我真的,这么讨厌吗?

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奇怪的失落了起来。

 

小时候的我,最喜欢跟小胜牵手了。

小胜的手软软的,总是热热的。刚开始上幼儿园的时候我总跟小胜在一起,小胜总是牵着我的手。

我们到哪里都在一起。一起画画,一起捉虫子,一起跑腿,一起在公园里堆沙子……直到小胜个性觉醒的时候。

一开始说的是“因为很不好意思,所以只在没有人的地方牵手吧”,后来就慢慢地变成了“臭久、离我远点,别碰我”之类的了。

 

 

啊……

我远远地看着小胜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胸腔里的心特别、特别的沉,甚至有些隐隐作痛了起来。

 

 

 

2

 

 

“呜啊!爆豪你竟然往乳头上面贴创可贴!?这不是超变态的吗!”

“闭嘴啊大便头!”

我刚把腿塞到战斗服里面,听到声音不由得回过了头去。小胜有点像女生一样单手护住胸部,脸瞬间就全红了:“都说了啊!因为战斗服变小了,最近每天都要穿所以磨得很疼啊!”

战斗服变小了……什么的,小胜的胸部变、变大了吗?

“所以你的胸部变大了吗?”切岛笑嘻嘻地接话道。

 

呜啊!

也,也就是切岛同学了,如果是我说这种话的话,绝对会被杀的……

“宰了你啊混蛋!”小胜面子上好像也有些挂不住的样子,和切岛两个人吵吵闹闹了起来。

 

话说小胜的胸……真的看起来,稍微变大了一些啊。大概是因为手上的那两个手榴弹的重量吧。战斗的时候一直带着那个重量的东西活动,胸肌跟上肢肌肉一定得到很好的活动了吧……再加上穿的是那种紧身衣……

简直,太明显了……

如果、如果下面,真的贴了创可贴的话……话说那个,真的能,遮住小胜的那里吗?比如、上端露着一点粉色,什么的……

我倒吸了口气,拉链怎么也拉不上去了。

 

 

小胜最近真的……越来越,性感了啊。

突然想到这个词的时候,我自己也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想了想,又有些不可否认的,感觉。

特别是训练课结束、换衣服的时候,小胜总是湿湿的出现在更衣室里。

可能刚刚去冲水了吧……我就瞄了一眼小胜,便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水滴顺着他的发梢慢慢滴下来,顺着脖颈,一直滑到战斗服胸口的那个X里面。他的脸因为发热而变得通红,耳根也粉粉的。咽口水的时候清晰地喉结上下滑动着,胸口起伏着喘气的时候嘴唇微微地张开着。

“可恶,热死了!”小胜一边咒骂着一边拽起衣角,迅速地把上衣脱了下来。他的腰在我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全都露出来,接着是胸部、腋下……他应该是属于没什么体毛的那种人,身上光溜溜的,白白的,几年来一直都没变过。水顺着他的肩胛骨、顺着他的背线不断地滴了下去。他低下头,慢慢地撕下胸前的创可贴,接着将两张用过的创可贴揉成一团,随意地揣进了口袋里面。

 

稍微有点甜甜的味道。

……小胜的,身上,好像稍微有点甜甜的味道。

他抓过毛巾粗鲁地到处擦了擦,接着换上校服衬衣,纤细又有些色情的手指从第三个扣子开始来回交替着扣着扣子,一直从胸口扣到小腹那边去。他弯腰脱战斗服裤子的时候,我稍微从他的衬衣衣襟的缝隙中撇到一点他的乳头跟乳晕。

那里真的……红红的。

 

 

 

好像被磨痛了的样子。

 

 

 

 

3

 

我偶尔也会在想。

小胜……小胜他,有跟别人接过吻吗?雄英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是之前,在初中的时候,喜欢小胜的女孩子还是很多的。

还记得那个时候的情人节,小胜的鞋柜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巧克力。课间偶尔也会有胆子大的,不怕死的女生过来跟他告白,不过却从来都没听说过他有跟谁交往的传闻。

 

话说小胜,会跟别人交往吗?

 

 

“……都说了,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所以问你什么都要回答,知道了吗?”切岛同学的胳膊勒在我的脖子上,另一只手用力地揉着我的头发,“你到底有没有喜欢的女生!?嗯?你到底是不是喜欢丽日同学?”

“放、放过我吧!我、……”我脸涨得通红,急忙地解释道,“我,我没有喜欢的女生!真的!丽日同学只是同学而已……”

“真的吗?嗯?”

“真的真的!”我轻轻地拍着他的胳膊求放过。

“切,没意思。”切岛同学不甘心地撇了撇嘴,接着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情绪高涨地转过来问我,“那绿谷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说了这个我就饶了你。”

“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小胜。小胜这个时候正拿着刚点的饮料喝着,注意到我的视线的瞬间呛了一下。

“我比较喜欢……温、温柔的,人。”我急忙补充道,“可爱的,那种……”

小胜到处找着纸巾,接着坐在一旁的轰同学伸手递了过去。小胜一把抢过纸巾,有些用力地擦着嘴。

“……什么啊。”切岛嘻嘻地笑着,说道,“果然还是喜欢丽日同学啊,绿谷。”

“哈、哈哈……”

我敷衍地笑着,拿起饮料来抿了一口。

 

“再来!”

家庭餐厅里的余兴活动不知道到了第几轮,上鸣同学终于抽到了国王。

“那,”这次的大赢家上鸣同学琢磨了一会儿,突然坏笑了起来,“那三号跟五号,快点接个吻。”

“哈!?”小胜几乎是反弹似的站起来,伸手就拽住了上鸣同学的衣襟,“混蛋……你是活腻了吗?”

“哈哈哈哈哈,竟然是爆豪吗!”我旁边坐着的切岛爆发出一阵狂笑,同时用力拍着桌子,看起来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竟然是爆豪!”明明是被那么恐怖的小胜拽着衣襟晃着,上鸣同学却也笑的好像快要不行了,“难道对方是……绿谷吗?是的话就哈哈哈哈哈……”

“啊,不、不是……”

我刚要说话的时候,对面的轰同学突然打断了我。

“是我。”他把三号的纸条放在桌子上,接着抬起头看着小胜,问道,“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啊!?”小胜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脸通红的看向了笑的似乎要断气了的切岛,“喂,你,跟我换!”

“爆豪真是输不起啊哈哈哈哈!”切岛哈哈哈地笑着,用力地拍了拍大腿,“愿赌服输啊!你看轰都没说什么。”

“有本事再说一遍,哈!?”

“赶快放弃挣扎吧!”上鸣同学也指着爆豪,快要虚脱了似的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我要不行了……”

“可恶!你们这些混蛋!看我不宰了你们……”

“那、那个……”我试着想插话,但谁都没有理会我。

“行了,速战速决吧。”永远那么冷静的轰同学一把拽住小胜的胳膊,把他拽回了原位。他把他摁回座位,接着一句话不说的抓住小胜的肩,脸直接凑了过去。“喂!”小胜往后一躲,轰却伸手扣住了他的后颈,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带。

桌旁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看着面前的场景。

 

轰的唇跟小胜的唇慢慢、慢慢地接近,越来、越来越近。

我看到小胜的眉毛紧紧地皱着,睫毛微微地颤抖着。他大概用力地屏住了呼吸,手指攥紧了轰的手臂。

越来、越近了……

感觉、越来越近了。

 

 

真的要接吻吗?

……真的要接吻吗,小胜。

 

 

我下意识地咬着下唇,手指用力地攥着。

小胜是要,跟别人,接吻了。

不过本来,也就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小胜跟我,本来也就没什么关系啊。

但是我却……但是我却……

很难受。

一想到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奇怪的难受了起来。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情感猛地冲上来、堵在我的喉咙口,弄得我又想哭又想吐。

耳朵同时“嗡”地响了起来,头痛的要命。

 

停下来。

……停下来啊!

 

小胜……

小胜只能跟我接吻啊!

 

我“唰”地用力站了起来,带倒了椅子。椅子“咚”地一声砸在地上,整个餐厅的人瞬间都安静了下来,一同看着我。

包括小胜。

小胜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嘴唇有些惊讶地微微张开,像是想说什么一样。

我站在那里,手里用力地握着拳头,半天才勉强能抬起头,硬挤出了个微笑来:“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先走了。”

“喂……绿谷,没事吧……”

我抓起掉在地上的书包,接着逃似的跑走了。

 

 

“绿谷刚刚是……生气了?”切岛转过头来看了看小胜,又看了看轰,一脸不解地问道。

“谁知道呢。”轰看了一眼门,接着端起饮料,慢慢地喝了一口。

“……搞什么啊!那个臭书呆子!”小胜用力骂了一句,接着泄愤似的踹了一脚桌子,拎起包也离开了。

 

 

我一口气冲回自己的家里,在玄关站了半天才觉得自己喘过了气来。

 

小胜,小胜他什么都不明白。

我精疲力尽地踩着脚后跟、甩下鞋,扔下包就冲进了厨房里去。我接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地灌进去,然后又接了一杯,一口气全都喝了进去。我靠着料理台,慢慢慢慢地坐到地上,这才觉得自己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已经什么都做不成了。

 

 

糟了……感觉好像,真的糟糕了。

 

 

我啊……

这个时候我才稍微有些,隐约地意识到。

我大概……喜欢小胜也说不定。

 

 

 

 

 

TBC

 

 

 

 

 

 


评论(10)
热度(312)

© westhillheavyindust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