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hillheavyindustry

主要从事新番动画的同人活动,请多指教><

【出胜/(伪)切爆】幻觉

*出单恋胜的故事,没人死

*切岛没出现……但是有切爆要素,算是伪切爆orz怎么说……对不起……上一篇切爆的肉还在炖,莫名其妙亲了半天(。)于是先写了这个

*就是突然想到的于是写写,没有什么深意……写的也就那样,没啥水平了,大家看个乐吧。

非常感谢orz









小胜到达葬礼会场的时候仪式已经快结束了。

坐在最后一排的我无意中扫了一眼门口,正好看到他低头从黑色西装内袋里掏出装着挽金的信封,然后弯下腰签字的样子。他手指动了动,然后放下笔,朝家属点了点头便向外走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砰砰”跳起来,跟旁边的人道了个歉就追着他的背影跑出去了。

 

我从未想到过,我们再次见面竟然是在共同认识的某个人的葬礼上。

我和这个人并不是朋友,也不是熟识。只算是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我在这之前从没想过会在这里碰上小胜。

说来也奇怪,明明住在同一个城市、从事同样的工作,我和小胜竟然有大概五六年没有说过话了。雄英毕业之后的前几年还偶尔能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但之后的小胜便只存在在别人的杂谈里了。

“……小胜!”我叫住了他。

小胜回头瞟了一眼我,有些不满似的啧了啧舌,半天才回了我一句:“……臭久。”他像以前那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唯一的差别就是曾经高高在上看着我的他这个时候也不得不稍微仰起头来看着我了。

我上高中之后个子突然开始拔高。每天锻炼加牛奶的结果就是现在比小胜还高出一个头来。小胜对此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但是看起来好像对这样的结果心存不满。

 

毕竟是曾经的青梅竹马,我问他要不要稍微聊聊。他看起来不是很想跟我说话,但是最后也没说什么。

小胜先一步在前面走起来,我便在后面跟着。

今天的天空很浑浊,空气湿湿的,感觉好像随时都会下雨的样子。风吹过来,远处的近处的树一起摇晃了起来。

我们一起走到室外的吸烟处,他给我一个眼神,我点点头,表示可以。

小胜靠着墙,从口袋里掏出M牌的烟盒,打开递给我。我抽出一根,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打火机点上火。我吸了一口烟才发现小胜一直看着我。被我注意到的小胜有些尴尬地撇过头去,食指跟中指也夹出一根来,点着火抽了起来。

他的手跟我的手不一样,没有疤痕,很好看。手指纤细,指甲修剪的刚刚好。

他整体看起来十分整洁、干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非常奇怪的禁欲感。

“我还以为你不会抽。”小胜瞥了我一眼,然后伸手解开为了葬礼而系上的西装外套的扣子、单手扯松了领带。

我顺着他微微低下的耳后,看到他脖子后面的肌肤,以及干净挺拔的白色衬衣领子跟脖颈间的美好阴影。

我突然想起他的背影。

时间好像突然回到雄英的时候,小胜坐在我前面。我坐在后面,偷偷地、一直盯着他的背影。

 

我觉得我大概喜欢小胜。

很喜欢很喜欢。

很久很久之前开始就喜欢,并且会一直喜欢到很久很久以后。

 

“我平时不抽的。只有,有的时候会抽。”我说,“……比如葬礼。”

小胜瞥了我一眼,看起来没有接话的欲望。

他的暴躁的脾气随着年龄增长稍微有些收敛,特别是这种场合,又碰上我这种他并不喜欢的人,说不定已经懒得发飙了吧。

我突然怀念起我们的学生时代来。虽然一直被小胜针对,但是……我觉得总比现在这个要好个大概一千倍左右。

就像我没由来的喜欢小胜一样,小胜也没由来的讨厌我。我一直都没法跟小胜好好交流,只是单方面的被那个人讨厌着。

他像是受过伤的刺猬一样……我只是接近他,也会让他竖起刺来。

 

不过现在……这个人眼里估计已经没有我了吧。所以我怎么样,大概已经无所谓了。

一直以来都只有我……

只有我单方面的喜欢着小胜。

 

话说为什么我会喜欢小胜呢。

脾气又差,平时又很凶,跟我说话的时候没一句好话……

但是,我却是没法控制的被这个人所吸引,变得脑袋都有点奇怪了。

 

 

“……我们已经好久没见面了呢。五年?六年?或者更多……”

我一直都是想着小胜的,但是……总是想着那个人大概不会想见我,拖着拖着不知不觉竟然这么长时间了。

“谁知道呢。”他没看我,只是好像在想些什么一样,默默地抽着烟。

“前几天我妈妈还说起你呢,说是好久没见你了……什么的。还问你怎么样呢。虽然还是能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但是……怎么说呢,还是亲眼见到、聊一聊感觉比较好……”

“是吗。”

“对了,我也很久没见过小胜的妈妈了,阿姨还好吗?啊啊,不想说也没关系,嗯……突然被问这么多,小胜一定感觉很烦吧?对、对不起……见到小胜,突然就想到很多,以前的事……我们,很久没这样说过话了吧。啊啊,我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意思,也不是想厚着脸皮跟小胜搞好关系什么的,只是……”

我越说心里就越慌,嘴上也不知道为什么速度变得越来越快。小胜完全没有反应,我也只能低着头,连看他的脸的勇气都没有。

“对不起……我这样,很讨厌吧。那个、我并不是故意想说些什么让你感觉不好的……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想跟你说说话……我们毕竟是青梅竹马,对吧?但是已经这么久没联系了……我……我其实……”

“……臭久。”小胜突然打断我的话。他夹住烟,慢慢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将烟雾从唇间吐出,让它们消失在空气里面,“……我要跟切岛结婚了。”

 

 

我的左右耳同时“嗡”地一声响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僵硬。我努力地扯了扯嘴角,摆出一个做作的微笑,半天才一字一句地挤出些祝福的话来:“跟……切岛同学吗?恭、……恭喜啊……”

拿着烟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起抖来,我只能不动声色地用力呼吸,拼命让那只手稳定下来。

“很奇怪吧?男人跟男人。”小胜在说这话的时候仍旧没有看我,仍旧看着前方的,遥远的什么东西,静静地抽着烟,“……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狗屎头那家伙……怎么说。”他想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跟他在一起,感觉很好。”

我嘴角抖了抖,半天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开玩笑……吧……

 

开玩笑的吧……小胜、开玩笑的吧……?为什么要告诉我?这种事,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告诉我啊?

“……切岛同学他……是个很好的人……”

为什么要结婚……而且,而且到底为什么偏偏是切岛同学?为什么不是别人?为什么不是一个普通的女生?为什么非要是我也认识的人,为什么我非知道这种事不可啊!?

那我不就是……非嫉妒不可了吗……

“真、真是羡慕啊……哈、哈哈哈……小胜……”

小胜……真是太残忍了。

小胜真是太残忍了……

“和、切岛同学啊……”

我突然很想很想自己是切岛。

突然想……变成切岛。

……把我想的一切都完完整整的、原原本本的,告诉小胜,就够了。

然而就算身体变得再强大,我也……做不到切岛同学能做到的事情。

“小胜跟切岛同学,最开始的时候就关系那么好……所以……哈哈,这也是,预料之中的吧……”

对不起……对不起,小胜……

对不起。

“其实、我在就注意到了,小胜在切岛同学面前会露出……我没见过的表情。所以……”

我没有办法祝福你。

 

 

远处传来了雷的闷响,接着天上便飘起了雨丝。几乎是瞬间,雨便像是暴雨那样瓢泼而下了。

“切,话先说在前面……我说出来可不是为了得到你的理解。”他才抽到一半的烟被水浇灭了,小胜便像失去了兴趣一样把烟摁灭在吸烟处的像是栏杆一样的烟灰缸里,“我只是突然觉得,应该告诉你罢了。……总之,大概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吧。嘛,我和切岛要离开这里了。”他顿了顿,才说,“……他还在外面等我。”

他这么说完,便像是说再见一样抬了抬手。接着还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他就迈开步子,走进雨中了。

“等、……等等……!小胜!我、我还有……我还有很多话要说……”我伸手用力向前想抓住他的胳膊,但他的衣袖就在我手指间逃掉了。

他的黑色的皮鞋踩在地上的水痕上,往前走的时候隐隐约约露出深色的条纹袜子。小胜把手揣在裤子口袋里面不断向走着,一步一步地远离着我。

“小胜、……!等,等等……小胜!!不要走!小胜、……小胜……!”

我用力地往前跑,用力地追,但是小胜的身影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小胜!小胜!!!小胜——!!”

 

 

 

我突然猛地惊醒过来,脸颊上不知道为什么火辣辣地痛。

“那个混蛋反派到底给你加了什么个性啊!可恶、……快给我醒过来啊臭久!!可恶、……不会是死了吧……”

身体被粗暴地剧烈摇晃着,我半天才回过神来,“……小、小胜?……”

刚刚的……是幻觉?

难过的都快要哭出来的……都是幻觉?

我抬手捂住脸上的巴掌印……没错,是疼的!刚刚是在做梦!

小胜没有跟切岛结婚!?

小胜、小胜还……

“小胜、……!!”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激动地要命,伸手死死地抱住了面前的爆豪,“小胜、……!太好了、……太好了……!!”

“放手啊死臭久!!!你疯了吗?敌人要跑了、……敌人要跑了啊!!喂,都说了叫你放手,听见没有!?臭久——————!!!!!!”

 

 

 

 

END

评论(5)
热度(77)

© westhillheavyindustry | Powered by LOFTER